首页 >  精选排行

萧琰沈清猗小说兰陵风流在线全文完整版资源

萧琰沈清猗 呜呜文学 2020-03-26 08:36:26
  • 兰陵风流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-兰陵风流(萧琰沈清猗)全本完本版全部章节合集版阅读

    兰陵风流全文免费阅读

    主角是萧琰沈清猗的小说之资源无删减完本分享全文

    点击在线阅读>>

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兰陵风流,主人翁是萧琰沈清猗,《兰陵风流》主要讲述了萧琰沈清猗之间的恩怨情仇:作者有话要说:本文开始大修,数字章节即大修章节。仍是汉字章节的,就表示还没修到这里去。因为是边修边放,内容有大调整,可能会和后面还未修的章节有矛盾之处,可以等修...

萧琰沈清猗小说兰陵风流全文免费阅读:

这座河西草原的苍青之城,恢宏,辽阔。
它的格局如同帝国的京城,高大浑厚的四郭城墙内是如同棋盘的坊市,排列严整对称。东西、南北两条中轴线是贯通全城的笔直大道,均阔七十步,青石铺地,树漆沥缝,人称漆青道,东西大道曰永定,南北大道曰安和。两条大道十字交汇的中心,建有宏阔的河西英魂碑广场,广场北面,坐落着苍青檐瓦的河西大都督府。
这日,从东城中门通向河西大都督府的永定大道上,道旁林荫树和两边坊墙以及坊墙内的高楼上都悬挂着鲜艳彩帛,缤纷飘扬,逼退了二月春寒。
一千绯袍轻甲的河西军儿郎,持槊列于永定大道两边,寒光凛冽的槊尖让后面看围观的百姓都不敢往前挤,只好踮起脚尖,努力抻着脖子朝东边张望。
迎亲队伍从大江之南的湖州出发,历时三个多月才抵达帝国西北的河西道治所贺州。昨日申时左右抵东门驿,按大唐门阀上午迎婚的习俗,迎亲队伍先在驿馆降车歇一晚,今日上午巳初时分才从永宁门入城。
一路笙鼓箫瑟交鸣,一百骑慓悍英武的河西军明光铠骑兵在前方开道。甲骑之后是管弦分组的百人舞乐队,再之后是三百人的迎亲队伍和六百人的送嫁队伍,连绵十里,如长龙,无数时令花瓣从百名侍婢的花篮中抛洒扬起,漫天飞舞。
成千上万的青年男女都伸手去接花瓣,接到的都兴高采烈,认为沾到了世家大婚的福分,自己也能寻得意中人或与意中人喜结良缘。两边林荫道上不分士庶挤满了百姓,坊内高楼上也尽是凭欄或者临窗而立的华服老少,均是议论纷纷,语笑喧阗。
……
“……这可真是,好大的排场!”
“那是,帝国两大甲姓,兰陵萧氏吴兴沈氏联姻,这排场能不大?”
“听说和萧氏定亲的是沈氏嫡长女,沈五娘子,怎么又听说出嫁的是沈五娘子的妹妹,十七娘子?”
“啧,你消息落后了吧,听说沈五娘子得了怪病不治,莱国公只得这么一位适婚嫡女,不得已才换嫁庶出的十七娘子。”
“咋,庶女?以庶女嫁萧氏嫡长,这咋整的?萧氏,梁国公能乐意?”
“郎君是才从外地来河西的吧?”
“咦,这位兄郎怎知?别说俺们有口音,贺州可是俺们帝国西北第一大城,啥口音没有,兄郎怎知俺们不是常来贺州的?哦,俺们是安东大都护府的,贩些长白山货新罗货过来,咋就这么巧,赶上兰陵萧氏娶媳哩,嘿,这排场,气势,俺们回安东可有得说道了。——还请兄郎说说,这事咋整的?”
“好说好说,这也不是甚新鲜事,只要是咱们河西人都知道,河西大都督梁国公的嫡长郎君生来体弱,唉,长年卧榻的,一年到头离不了榻。”
长年卧榻,一年到头离不了榻——这话听着啰嗦,安东府行商眼珠子转了转,明白了:这就是说“病秧子”啊。
这可不得了!在他们帝国“嫡长女”可是很金贵的,尤其世家嫡长女,有才干的都不会外嫁,厉害的能和嫡长子一样承家业,为家主,不那么出色的外嫁联姻,也很慎重,绝不会选个病秧子,否则被其他世家讥笑嫁女“奉上”就大损颜面了。世家之间纵然有差异,但被讥嘲说将嫡长女送去“奉上”也是丢不起这人的。
说不得,这沈氏嫡长女的“怪病”也不是病,而是沈氏反悔了,“不敢嫁”,遂以庶代嫡;而萧氏竟然同意了,这就有文章了,说不得,这萧氏嫡长郎的“体弱”只怕是很严重了,不定寿不永啊!……当然这话不能外道,腹里有弯弯道道的都在心里猜测、嘀咕。
但围观百姓中更多的是羡慕之声。
“……庶女郎啊,嫁给萧氏的嫡长郎君为妻,这可真是,天大的福份!”
“可不是吗,有哪家庶女能嫁给世家嫡长子啊!”那可是甲姓!
“虽说梁国公还没立世子,但嫡长就是嫡长,尊荣富贵是跑不了的。”
也有人嗤声反驳。
“嫁个病……能有‘天大’福份?”
“说不得这十七女郎嫁过去就是守活——”“寡”字还未出口就猛地止住,后悔自己嘴太快。
已经有人怒目而视,“萧氏郎君也敢编排!不怕撕了你的嘴!”
“哈哈,说笑、说笑,不要当真,瞧我这张贱嘴,抽不死你!”说的人也不含糊抬手啪啪打自己两记嘴巴,怒目而视的人哼一声作罢。
也有人看得明白。
“尔等粗浅无知,帝国《士族谱·甲姓》中,兰陵萧氏仅位于皇族陇西李氏之后,乃皇族之下第一世家;吴兴沈氏位列第二十位。”这第二和第二十,差距可就大了。
“再者,兰陵萧氏家主世袭梁国公,乃帝国唯一的世袭国公,又是世袭河西道大都督,辖十二州军事,统十万河西兵马,沈氏家主莱国公当前只是扬州一地刺史,岂能比之?”
“……沈氏十七娘子嫁予梁国公嫡长子为妻,就是皇族之下第一世家的嫡长媳,他日沈氏五娘子病愈,也未必嫁得比其妹更尊贵。”
“哎呀这位士郎说得有理!”
“读书多就是见事明白。”
一位老军伍翻着白眼环顾四周大嗓门说道:“当年圣高武就说过,读书要勤于耕耘,就像种田要有心,才不会是憨把式。田下有心那是啥,那就是‘思’,书读得再多,不思那也是‘知上盖了病头’——痴了的!《士族谱》页数多咱不说,但甲姓谱谁不会背?识字发蒙时《百家姓》谁个没背过,前面二十几姓,不就是甲姓?顺口就能背的四字一句,就没人思思这姓前姓后的道道?当年圣高武为啥子要定《士族谱》,这就有大道理嘛。”
周围的老人都嘿然议起来。
“老汉小时背的《百家姓》,和儿子、孙子背的《百家姓》,那都不同了,谁的姓又排前,又降后了……只不过跟咱坊间小民也没什么关系,谁有心思瞎捉摸这事呢。”
“话说老朽痴活五十有七,读过五本《百家姓》,十年一换本,但这头句‘李萧崔裴’,却总归是没变的。”
“是哩!是哩!头四姓没变,咱们坊间都是知道的。”
……
皇“李”下即“萧”,毕竟是皇族之下第一世家,纵然是病秧子,也是金光闪闪的“第一世家”病秧子,能是寻常的病秧子?尊贵着呢。
“……除非沈氏五娘子以后嫁给甲姓世子,否则总归尊贵不过萧氏嫡长媳。”
当然有更尊贵的,太子妃,皇后,但这就不必想了,圣人有皇后,太子有太子妃,世家嫡女不为妾,不可能走“嫁入宫中以妾上位”的路。
看热闹的多是人云亦云,这么一说,又纷纷感叹了。
“沈十七娘子真个好命!”
……
新妇的婚车行在长龙队伍的中间,驷马金楠车,青绡锦幔,车内身穿深绯大袖衫礼服的女子冷冷一笑,冰雪般的手指撩开鸾冠前的琏幕,一双眸子冰清,寒气凛冽的眸光似能穿透青鸾车幔,虽然听不清外面那些喧阗的议论,她也知道,约摸是说她有福分……
凉薄的唇角勾起冰冷的弧度,手指落下,透逼人心的寒眸便又隐了鸾冠琏幕之后。
青绡鸾车的左前方,是骑着赤红骏马的迎亲少年郎。
按理,应该是新郎萧琮迎亲,但“病秧子”新郎“离不了榻”,于是按规矩,便由新郎嫡亲幼弟萧琤前往湖州迎亲。
马上的少年郎身穿红纱单衣白内裙的迎亲绛公服,身材像霍兰山的小青柏一样挺拔,两道斜眉飞起,眉下一双丹凤眼,眼角微微向上挑起,下颌也上扬,线条有力,流露出骨子的倨傲。他自幼习武,耳力敏锐,听到两边百姓的喧喧议论,眼角更上挑,冷傲抿着的唇角也向上扬起,这种不屑又嘲讽的表情看起来却似俊美高傲的少年郎君笑了一下。
围观的士庶女郞们顿时惊艳,有人热情挥舞罗帕,还有年轻的士族女郎高声调笑:“玉郎玉郎,再笑一个!”
玉郎是对美貌郎君的称呼。
那少年眉毛一扬,下巴仰得更高。
……
巳正二刻,迎亲送嫁队伍行至永定大道东大道尽头,前面就是英魂碑广场,开道的河西军甲骑经过英雄碑时马槊刷地抬起竖在左胸前,目光肃然凝视英魂碑,直至夹马转向,马槊才刷地落下。
鼓乐喧天,迎亲送嫁队伍行近广场踅北而行,广场上、大道边、高楼上也是人群涌涌,语笑喧阗,直到新妇婚车行入兰陵坊,迎进国公府,人们仍是意犹未尽,热议不止。
……
北城,兰陵坊。
兰陵坊以前叫永福坊,是大都督府北面的居坊,坊里住的都是河西萧氏族人。河西萧氏即兰陵萧氏的嫡支,二百多年前从建康府整支迁移河西,将霍川要塞建成霍州城,后因贺燕然山大捷改名贺州,高宗皇帝册封萧氏家主世袭梁国公暨河西道大都督,镇守河西,之后永福坊就改名兰陵坊,昭示萧氏以河西为故乡、坚守河西之志。
兰陵坊内占地最广的宅院当然是萧氏家主的“梁国公府”,高宗皇帝御笔的四字遒劲浑厚却不失雅致风流,和府宅的建筑风格相得益彰。
国公府占据了坊内大半个南曲,三丈五的朱漆高墙内飞檐栋宇,高低有致,若隐若现于青树之间;府中引玉河之水入宅,围湖造荷池,茵草为岸,植柳为堤,亭阁台榭,曲廊相连;又有清溪绕竹,丛丛郁郁,虽处河西草原的廓廓之地,却俨然是萧氏旧地,建康兰陵巷的雅致风流。
国公府东南有一园苑名“景苑”,景致更是清丽秀雅,宛若江南山水,其位置却甚偏僻,平时极冷清,鲜有人至。今日国公府大喜,内外喜乐喧天,却无半分透入这里,仿佛是隔绝出的冷寂天地。
景苑以景为主,居屋甚少,主宅是一座青瓦白墙的二进寥阔庭院,外墙爬满了苍藤之类,麻石阶上两扇大门乌漆漆的,门上锡环也是乌漆漆的,透着股子幽清气息。
前院东南角栽着一株两人合抱的梧桐树,树下斜插了一柄桐木横刀。
一名十一二岁、穿着细葛短褐的少年正蹲着前后弓马步,双手握着一柄乌木横刀,举刀,进马步,下劈;再举刀,进马步,下劈;只一式,却翻来覆去的练,一丝不苟。

萧琰沈清猗全文阅读

二月的春阳辰时洒落于庭院中,从梧桐树的东面渐移到正北上空,又从正北上空渐渐移到西面。春阳不甚暖,却明亮,洒在少年的额头上,汗湿的发鬓更加黑亮。
突然,“哐!”一声。
乌漆漆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。
萧琤回府就换下了迎亲的绛公服,换了身出席婚礼的大红地织金圆领宽袖袍,少年郎趾高气昂踏进院中,下巴抬得比永定大道时更高,双眼皮上翻,倨傲神态越发显得目无余子,尤其眼前的“子”。
“贱人就是笨!”
他昂头瞪眼骂练刀少年,“瞧你这式横刀断水,如狗爪刨浪,简直丢萧氏的脸!”
短褐少年恍若未闻,眼眸专注,举刀,进马步,下劈。
萧琤大步跨过去,“萧琰,本公子训话,你敢不听!”
短褐少年一刀劈下,抬头,五官精致如玉琢,眸子黑白分明,清莹澄澈,墨色眼仁像最纯色的和阗墨玉,黑得透亮生辉,“十四哥有何指教?”
“呸!谁是你十四哥!”
萧琤最是见不得这双眼!
每回见着都想抠出来踩扁,碾碎!
凭什么?
不过是个妾生的,这眼,这脸,生得再好看又如何!
萧琰充耳不闻,举刀,进马步,劈刀。
萧琤心头火腾一下起来,脚步一跨,右手熟练一拔梧桐树下横刀,左脚蹬地,身形跃起,右腿在树干上斜踩一蹬,气势如扑下的雕鹰,横刀划过凌厉斜线,斩落下来。
二月春风似剪刀寒得割脸。
刀气亦寒凛如刀锋割脸。
萧琰在他刀锋劈落自己肩头前,左前弓步一蹬地,像被凛冽刀气震退般,向后掠出。双手握刀,斜撩而起,刺向萧琤因凌空下劈而露出的肋下空门。
萧琤冷哼一声,木刀竟从不可思议的角度折了个弯,刀尖狠狠戳在萧琰握刀的右手腕脉上。
萧琰闷哼一声,刀落地,左手捂着右腕,眉毛一蹙,似剧痛得抽眉。
萧琤刀一戳地,仰着下巴大笑,“本公子这招横空鹰喙的滋味如何?”
萧琰左手紧捂右腕,抿唇不语,敛下的眼眸隐有晶光闪耀。
萧琤一时心中大快,下巴高抬,正要奚落几句,便听外面僮仆在喊:“郎君!郎君!”
门外石阶下,候着一位十四、五岁的青衣小僮,双手捧着一柄二尺长的碧玉仪刀,满脸急色,却似有顾忌般不敢踏进门来,只在门外急声催道:“郎君,辰光不早了,新人要行同牢礼了;到时贺婚,夫人定会寻您!”
萧琤是趁回房换衣服这当儿偷偷溜到景苑来找萧琰晦气,不敢消失太久,否则被母亲逮住又得跪佛堂抄经了。见萧琰吃了自己一刀,心里舒坦了,将木刀一掷,仰鼻子哼声,“便宜了你!”转身大步走出,跃下台阶时对胜飞瞪眼吼:“催什么催!手脚快点!”
胜飞喏喏,暗中抹把汗,松了口气,总算出来了。双手疾快又稳的将婚礼仪刀系到郎君鞓带上,又伸手给郎君抻了抻衣袍,心想幸好郎君要行踏歌贺婚,不须得穿褒衣博带的大裾礼服,不然可有得收拾了。
“本公子过两月再来教你!”萧琤重重说声“教”,又瞪一眼萧琰,“嚯”地转身大步离去。
萧琰见萧琤主仆二人越走越远,渐被林荫隐没,这才将捂住右腕的左手松开。
刀尖戳中的地方一片青黑,隐隐作痛,但没有伤到筋骨,完全不是萧琤以为的要养个两月才能再次握刀。
萧琰嘴角扬了下,上前将院门关上,回头将萧琤掷在地上的桐木横刀拣起,左腕一甩,不偏一分插回梧桐树下拔刀的地方,入泥深一尺。
她凝目想着胜飞的话。
新人?……府里是谁成亲了?
在萧琤之上,还未成婚的兄姊,年龄又到了的,那只有——四哥!
…阿兄要成亲了?!!
萧琰一时又惊又喜,睁大眼眸,但紧跟着,那双澄澈黑亮的眸子就黯淡下去。
四哥要成亲……她也去不了啊!
府中天大的喜事也与清宁院无关!
所以四哥成亲她不知道!
所以四哥成亲她去不了!
萧琰腾起一股郁愤,一时愤懑填胸,足尖倏地一挑,掉落在地的乌木横刀呼声飞起,落入她手中,双手举刀,进马步,猛然下劈!
刀气凛冽破空斩入泥地,赫然一道三寸许刀痕,割裂地面。
这才是横刀断水!
萧十四那蠢货,不知道谁笨!
萧琰胸口的愤懑消去了些,却还是憋得难受,便想起萧十四刚才施出的那一招“横空鹰喙”,眉毛一扬,觉得要学会这招还要使得比萧琤好十倍才能消解这股郁气。
她闭上眼眸,脑中回放萧琤出招的***,一遍又一遍。
过了好一阵,她睁开眼眸。
左脚足尖蹬地,身形猛然跃起,乌木横刀向着梧桐树凛然斩下。
刀锋将落时,刀尖却诡异的转了个角度,从劈刀变成戳刀式。
“扑!”
两人合抱粗的梧桐树干被木刀戳入一寸。
比起萧琤那一式“鹰喙”不遑多让。
得幸她从小修习淬体术,不然被萧琤戳中那一刀不会只是皮下瘀血。
“小郎。”
身后传来一道娇脆声音。
随声而至的是一位穿窄袄襦裙、外穿浅绿色半臂的女子,从内庭回廊走出来,显是听见了方才的动静,一双细柳眉弯蹙,说道:“十四郎君又来招惹您了?”
萧琰吐出胸口郁气,扬眉得意,“我可没吃亏。”
绮娘脆声一笑,说道:“女君叫您***。”
萧琰“啊”一声,“我忘了练字的时辰了!”
都怪萧十四!
……唉,还有四哥。
她甩手将刀一掷,准确落入外廊上的刀架木鞘内,头也不回扭身就往里跑。
“哎,先汤浴哟。”绮娘笑着在后面提醒。
“知道了。”

本站推荐理由

兰陵风流在线资源全集免费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、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资源,免费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。欢迎大家阅读

点击免费阅读兰陵风流全部章节!

萧琰沈清猗小说仅代表兰陵风流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。

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

声明 |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!

网站地图

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